小董醫師的故事

我發現自己不是一個能離家很久的人。對某些人而言,六個月僅是個短暫的時間;對我來說,六個月是以秒為計算的時間單位,是比15552000秒還要長的時間。」

剛到台灣時,我根本無法想像自己如何能在沒有太太、女兒和父母的情況下,獨自在異鄉生活六個月。在台灣,多數的時間都待在手術室裡學習,但這半年卻成了我醫療生涯的轉捩點。

我常用一個有趣的比喻形容我在手術室的經驗,它好比我讀完一本小說後,再實際看電影詮釋般如栩如生。台灣的督導醫術高超,仁慈又耐心地解釋每個細節,每當自己的專業技術愈純全成熟,就更感受到自己肩上那份擔子的重量。

回到家鄉,我一定要切實運用了台灣所傳授的唇顎裂治療知識與技術;用這雙手幫助了更多當地的顱顏孩子轉變未來,帶給人們希望!

「親愛的太太和一歲大的女兒,很抱歉,離開家這麼長的一段時間。爸爸錯過了妳成長階段最珍貴的時刻,我沒看到妳踏出的第一步、妳開口說的第一個字…」但我並不後悔,未來當我回顧起這一切時,我仍會十分驕傲自己是基金會的種子醫師、長庚顱顏中心的外籍醫師。
 

↘立即加入【國際園丁行動】幫助海外顱顏患者改變人生: http://www.nncf.org/change_life
↘捐款資助海外顱顏患者重建人生: http://www.nncf.org/civicrm/contribute/transact?reset=1&id=13

menu
Clos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X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