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章

保留一點給孩子自己探索世界的空間吧!

保留一點給孩子自己探索世界的空間吧!   文/欖仁媽媽 Samantha   暑假即將告一段落,身邊的小孩(主要是家長)們陸陸續續地也正在準備開學了。   猶記初為人母時,幫小孩取好姓名,跑公所報戶口、申請津貼、打疫苗,各種社會上看起來很自然,卻又沒經歷過的事情迎面而來。每隔一陣子就時不時得注意,並按照社會的規範前進。   因為工作的關係,大女兒妞妞四個月大時我送她去了家樓下的托嬰中心,開始以家長身分填寫各種托育契約、或是各種替另一個生命體做決定的文件。每一次的簽名都充滿一種奇妙的感覺,有種「我真的可以替她負責嗎?」的心情,同時又會浮現「不是我還有誰能呢?」的念頭。      隨著妞升上幼兒園,我那種簽名的青澀手感已經漸漸褪去,大概也終於不是菜鳥媽咪了。   開始知道學校課程的用品可以在哪裡買到(有時候臨時在聯絡本上看到扯鈴跟呼拉圈真的會先愣兩分鐘)、戶外教學帶什麼午餐比較方便吃、同學想分享點心時,該怎麼和自己的孩子約定,還有遇到不同老師,甚至是同學家長的應對方式。仔細想想,其實在準備收心、開學,還有迎接各種變化的,不只是孩子,對家長也是。甚至孩子的適應力遠大於我們自己!   好友W的孩子今夏第一次要就讀幼兒園中班,四歲的她是第一次上學。過去幾年的時光每天都是和媽媽一起上各種共學課、參加教會活動、和家人相處,建立了很多寶貴的家庭凝聚力。也因為W的安排及陪伴,身邊不缺乏玩伴,孩子的規矩與生活常規也建立得不錯,對於今年終於要開始正式進入教育體系,單純的孩子是充滿期待的。「學校會有很多小朋友可以一起玩、老師可以帶你們畫畫踢球跳舞」爸媽也不斷的給予孩子這樣的引導。就在上學前夕,W一邊把精緻的姓名貼一一貼齊到孩子的小碗、棉被袋、各式私人物品上時,忍不住眼眶泛紅地說:「哇妳要和媽媽分開去上學了耶」。原本在一旁玩玩具,準備要就寢、隔天首次入學的孩子,聽到媽媽的話突然一個不安,「為什麼要分開?媽媽為什麼在哭?」還好爸爸即時理性介入,解釋其實幼兒園就在家旁邊,沒有要分開,W也趕快改口表示自己口誤,才避免了孩子對開學的恐慌。   大女兒妞妞是去年開始就讀幼兒園,開學前有一場線上的親師座談,稍微了解老師以及學校課程與風格,在那之前也因為家住得近,時常經過就有印象。八月份就入學,是給老師、學生、家長三方一個溫柔的緩衝時光。在這段時間,家長也要適應在上班以前順利送小孩上學的節奏、孩子一整天在校可能突發事件時的聯繫方式、下課後的親師溝通,有些或許還有回家的功課練習(比方說練習洗碗、填寫共讀的書名回報給學校等等)。去年剛好我們家正在養獨角仙,妞妞一直和我說希望可以帶去和同學們分享。我和老師詢問後,校方同意讓我們把獨角仙帶去,並介紹昆蟲的生態與飼養流程,還帶了宮西達也和獨角仙有關的繪本輔助介紹。隔幾天接孩子放學,剛好就遇到同學家長前來詢問與致意,原來,因為他們的孩子也是第一次上學,平常比較內向的他偶爾會感到不安,但特別喜歡昆蟲的小男孩,那天在學校看到了妞帶去的獨角仙,從此開啟了對上學的樂趣與期待、還有跟其他孩子的鏈接。   我每天都是走路接送孩子上下課,除了牽手經過公園可以觀察自然生態,更在每天的路程建立她與新舊環境的連結,這也是我們培養感情的方式之一。上學的路上,我們會談論今天可能要上的課、遇到的人、點心可能會吃什麼; 放學的路上,我們會聊和同學的互動、老師的課程、對生活的感受。   我們家附近算是完整的住宅區,從托嬰、幼兒園,乃至高中都有。透過每天散步上下學,孩子也習慣看到背著書包前往各種不同學校的學生們,及早開始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事件有所預期。當平時通暢的溝通模式已建立,剩下的就要放心、放手,交給孩子和老師了。   上學後的孩子,從穿衣、吃飯、如廁、好好坐著、午睡,幾乎每件最小的生活方式都要改變。我們這一輩的家長,資訊量不嫌少,交流群、講座、教養文章,從有了孩子那刻開始充斥生活。不過太多的輸入,要是沒有花時間沉澱,很容易成為負擔。也常常聽到老師們分享,許多時候,孩子都適應了新的生活方式,反倒是家長還沒習慣。這年頭資訊取得容易,教育業也常常一個不慎,和服務業混淆,有的時候家長也要練習拿捏親師的溝通時間與方法,適度的放手讓孩子自己探索校園、結交自己氣味相投的小夥伴、有時候出一點小包,再從錯誤中學習,這樣的過程不但讓孩子獨立、還給老師合宜的教學空間、也讓家長從教養中自由。   育兒的路,從來都不是一蹴可幾。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多花點時間,好好正視孩子殷切的眼神,聽他說很多很多的話,在他們分享校園生活時,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平輩、朋友,在跳躍的話題中產生興趣,並鼓勵他們完整與詳實的表達。如此一來,孩子會生出信心的。這樣的信心在他們的內在盛開成花,幫助他們在未來許許多多我們不能同在之處,不停地拓展空間,讓他們持續生長、探索出我們也未能及的世界。   作者介紹 欖仁媽媽/ Samantha 一個在科技公司擔任國外業務經理十餘年,為愛將職業跑道與語言,轉譯為兒童文學的地方二寶媽。 關於欖仁媽媽的原創Podcast節目,歡迎點此收聽: https://open.firstory.me/user/olimamaschool/platforms

炎炎夏日和孩子一起玩得開心

炎炎夏日和孩子一起玩得開心 文/欖仁媽媽 Samantha 全球暖化嚴重,今年的夏天更是異常難熬。 六月底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確診,硬生生悶了近兩週。   把所有能再讀一遍的書、桌遊、剪貼本摸了數遍,家裡存貨的食玩模型玩完,跳了Just Dance、泡澡玩水、還讓小孩跟著又在廚房煎了幾次鬆餅、甚至追了數集影音串流的卡通及親子電影。這兩年因為疫情,加上二寶甫出世,總覺得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出門伸展筋骨了。想想,雖然沒有無敵星星,防護措施做好,孩子的童年這麼短暫,怎麼可以不一起玩個痛快呢!        因為過去的工作是國外業務,我習慣在海外旅遊,也拜這場疫情所賜,近年靠環島、露營、登山、潛水,對我們所住的島嶼有更深的認識與了解,更希望孩子們可以透過每一次的國內旅遊,對自己所住的地方有更多文化與感情的連結。我們暑假的第一趟旅遊,就是出發前往台南。   三天的台南旅行,其實並沒有預排太多規劃,只是想從日常的緊湊行程當中放個假、流點汗、散個步。第一天我們南下先抵達七股,造訪了過去曾是全台最大曬鹽場的七股鹽山。大女兒妞妞對腳下雪白的山感到新奇,聽說是鹽巴還詫異地想蹲下來嚐嚐看,後來讓她在鹽山旁品嚐了鹹冰棒,鹹甜鹹甜的體驗相當特別。接著我們去了漁光島,希望能看到夕陽。漁光島近幾年大概是因為文創類活動變多,旅遊資訊與攤販也變多了。我們將車停在橋下,慢慢散步過去。靠近海水處的沙灘平滑、細緻,環境也維持得不錯,我們不敢走近,只停留在海浪能蔓延處,在那邊玩沙跟讓孩子踏到一點浪。小女兒莯莯對沙灘還很陌生,腳踩下去表情相當震撼,向來不排斥「髒養」的我索性讓她自由探索,衣服再換就好了,這樣特殊觸感的初體驗,讓向來愛哭鬧的莯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們竟在這吹海風、看夕陽玩了兩個多小時,才依依不捨地前往飯店。   第二天一早,愛搜集國家公園的我,首次去了台江國家公園。這邊最有名的玩法,就是搭乘竹筏遊河30分鐘,穿越綠色隧道。兩側是豐富的紅樹林,還能看到一大堆招潮蟹,導覽員會一一介紹水道上的生態及歷史,妞妞很興奮每一次發現的螃蟹,也因為時不時要躲避長得茂密的海茄苳樹,必須躲來閃去,小朋友們玩得不亦樂乎,孩子只要父母願意陪伴,再小的樂趣也是閃著光芒。   午後實在太熱,我們決定不要浪費飯店的設施,好好享受露天游泳池。四歲半的妞第一次用泳圈輔助,還是嬰兒的莯也開心的泡在涼爽的水池裡,夏天對孩子來說,就是要盡情的曬黑和玩水!嬰兒在水池中耗電耗相當快,趁著她在嬰兒車上睡得安穩,不安於室的媽媽決定到中西區覓食、散步。赤崁樓周遭美食相當多,關於台南美好的牛肉湯、魚皮粥、鱔魚意麵、棺材板、冰果室、蝦捲,本文恕難詳述,但從來不會讓我們在肚子餓的任何時光失望。吃飽後進去古蹟走走看看當年荷蘭人所建的城堡,以及後來的漢人興建的廟宇。   年輕的時候來台南,總會流連海安路、神農街,或許是和朋友的路邊熱炒小聚,又或是文青咖啡廳的甜點與拍照,難得真的開始逛起了古蹟,體會那樣的寧靜以及悠遠的歷史,果然是一種歲月的象徵啊(嘆)。由於赤崁樓帶給我和先生一些共鳴,第三天我們就順水推舟的拜訪了安平古堡。那一帶連接著德商東興洋行、一路可步行到古堡,沿著磚牆走,還能抵達書法家朱玖瑩故居、德記洋行、接著拐彎後有安平樹屋的常設展,以及終於可以歇腿的樹屋咖啡廳。   這段散步也發生了一些小插曲,安平古堡外有復古的抽芋冰,愛玩又愛吃冰的我們當然不會錯過。妞也大方分享給妹妹,兩人吃得不亦樂乎。後來她決定要保留最後的甜筒部分,計畫走到安平樹屋繼續享用。我想她心裡或許建構了一個畫面,關於在某個地方做某件事幸福感會更高。   於是她沿路就把甜筒內融化的冰淇淋慢慢吸光、小心翼翼不要讓手變髒,沿著圍牆往樹屋方向移動。結果就在抵達樹屋前,一個不小心甜筒的餅乾掉了。詫異的她立刻崩潰、喃喃自語的哭著:   「我明明有小心拿好!」   「為什麼它還是掉了!」   「我原本想要在樹屋把它吃完的!」   一方面理解她的崩潰,但真的是太曬太熱了,我們安慰了她一陣,也讓她多哭了一下。為了讓她冷靜,還先進了朱玖瑩故居看看書法作品,卻仍然無法讓已經被曬了好一陣子、沿途沒有推車可以坐,又累到進入非理性模式的她開心起來。最後抵達樹屋咖啡,她安靜的繼續流淚,全家人也在古堡曬了一個多小時,大家都需要喝點涼的充電。我剛好點到最後一支冰淇淋,妞才終於破涕為笑,完成了在樹屋吃甜筒餅乾的計畫。   原本我在想或許過了就算了,這兩天帶兩個孩子出遊的確比較容易心累。結果妞主動在先生去開車過來接的時候,提了這件事。她覺得我這兩天在台南的口氣很不耐煩,於是我向她說明關於天氣熱、如果小孩鬧,耐心就容易被用完的事情。   結果妞就開始跟我分析:   「那妳可以先溫柔的問我願不願意先停一下啊!」   我說如果這樣妳就會停下來嗎?   她說:   「其實妳這時候只要說《咒語》就好啦!」   對耶,我都忘記了,前陣子妞跟我約定過,要是我突然生她氣、或是她在鬧鬧,我們可以說出《咒語》。對方必須無條件停下來,並且抱抱和好。當時為了設計這個《咒語》,我們還想了各種《霹靂巴拉碰》之類的話。但我後來覺得,要是真的在吵架,可能拉不下臉說出霹靂巴拉碰這種字。於是我們約定咒語就是《咒語》。糊塗的媽媽今天怎麼就忘了呢?還好小孩立刻教了我一課,也很開心她在情緒過後會主動想出解決方案。   一家人出來旅遊,往往除了景色與行程,還多了更多相處與互動的機會。這跟日常相處相比,多了很多不同的生活刺激,也會更強化彼此的關係。而回家之後,我也針對這次造訪的古蹟,做了一點功課,做成了一集越在地越國際的Podcast故事。放慢速度之後發現,雖然只是去了一個週末的旅行,但透過整理故事,可以讓這樣的感動延續很久,如此一來旅行真的是蠻划算的。   作者介紹 欖仁媽媽/ Samantha 一個在科技公司擔任國外業務經理十餘年,為愛將職業跑道與語言,轉譯為兒童文學的地方二寶媽。 本次旅遊後,欖仁媽媽製作了一集原創故事《沒有公主的城堡》 關於欖仁媽媽的原創Podcast節目,歡迎點此收聽: https://open.firstory.me/user/olimamaschool/platforms

唉,大家到底在急什麼呀?

唉,大家到底在急什麼呀? 文/王文華老師 真的,連老師也討厭教作文   我還沒走上寫作這條路,也還不是正式老師那幾年,我教作文。   對象是小學階段的孩子,人數大概有一百位。   我做過調查,一百個孩子裡頭,大概有九十位是被逼來的,另外九位根本沒在聽。   可想而知,每當作文課的時候,我的學生多半都是愁眉苦臉的來,甚至還有新生是進了教室,臉上帶著抗拒的淚痕。   孩子們不知道,站在講台上那個賣力搞笑,不停吹噓寫作有多簡單的文華老師,其實每當要來上作文課的日子有多痛苦。   真的很痛苦,古人說文無定法,意思是寫文章沒有固定的模式,也沒有固定的課本,我要很認真備課,然後對一百個孩子上課。   最後他們寫出來的作品,基。本。上。都。一。樣。   如果你有空,連改一百篇內容差不多的作文,你會跟我一樣,噁心到想對著馬桶吐。   那時的作文課排在週二和週四,我會長時間焦慮,上台討厭看孩子抗拒,回家不想面對如山高的作文簿,只有等到週五改完一百本簿子,我才⋯⋯開始焦慮下週又要過一樣的日子。   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有個笑咪咪的小女孩,她喜歡上我的課,每次的文章都會讓我大為驚嘆,她想的寫的總是那麼與眾不同。   那一百本作文,我總把她的留到最後批閱。   她的作文,像是犒賞一個可憐作文老師的巧克力蛋糕,可以撫慰我整週的心情。   「妳為什麼會這樣想?」我有一天實在忍不住問了。   「就靜下心來,多想一想啊。」她答得是那麼自然。   仔細觀察她的寫作模式,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當我講解完寫作要領,每個孩子都「假裝」是胸有成竹的樣子,振筆疾書,她總是歪著頭,想了大概一世紀那麼久(其實也只有十分鐘左右),在白紙上塗塗畫畫一番,然後她就開始寫了。   一提筆就寫的孩子,很快就在第二段卡關了。   只有她,寫著寫著,越寫越開心,越寫越順暢⋯⋯   其實只要十分鐘   那時我也開始接點報紙、出版社的稿子了,我回想自己的寫作模式:報社有個主題,例如談萬聖節,談集郵的好處⋯⋯,我接了命令,如果馬上就寫,當然也行,但通常寫出來都不太好,了不起是篇普通至極的文章。   但如果我放在心上,不急著寫,照常過日子,偶爾想到那篇稿子,嗯,或許翻書突然跳出一個好句子,或許看電視瞄到一個好畫面,偶爾靈光一閃,有個好點子,然後再一個好點子再一個好點子,最後把它們整理起來,往往能寫出一篇很棒的作品。   這就是後來我教我學生的方法:先不要寫,要好好想。   小朋友寫作,不管是比賽,還是考試作文,時間通常只有兩節課,大概是九十分鐘,在這麼短的時間,當然不可能像我一樣,看書、看電視等靈感來。   但是,如果你仔細看看你的同學,是不是大多數的人,一接到題目,就急不可耐的開始寫,然後寫不到幾行,就不知道該寫什麼了?   真的,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樣。   造成的結果就是—文章內容都像老師教的,所以千篇一律,最後有志一同的說:「我最討厭寫作文。」   有一年我帶學生參加縣內的作文比賽,行前千交代萬交代:「就照平常的作法,先想再寫,別急。」   出征的兩個小徒兒是第一次參賽,不到三十分鐘就跟著大部份的人交卷了,兩個人都寫不到三百個字。我問:「為什麼那麼急?」   「因為旁邊的人都在寫了啊⋯⋯」他們委屈的說。   真的不要急,你有九十分鐘可以應用它。   如果你願意冷靜下來,先花個十到十五分鐘,從老師給的題目去做聯想,比如題目是〈暑假最有趣的一件事〉—乍看這題目,很多小朋友立刻就寫暑假去哪裡玩,因為去玩也沒仔細玩(多半都在滑手機吧),所以寫完流水帳式的遊樂器材後,就寫不下去了。   願意花個十分鐘來想的孩子,或許會想到〈最有趣的一件事〉:去玩是有趣的,吃東西也很趣啊,游泳、陪媽媽買菜、跟奶奶去進香⋯⋯,多想一下,從回憶裡去蒐集,相信你覺得暑假有趣的事,不會只有遊樂區而已,而且,想出來的點子,也會比別人更深入,體會更深刻,然後你還有時間好好安排段落,想想怎麼結尾,如何寫出不一樣的好文章。   只是花個十來分鐘去想,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我都想不到怎麼辦?   「可是每次老師讓我想,我都想不到,怎麼辦?」   一定也會有很多小朋友這麼說。   放心,你可以從現在開始,沒錯哦,就從你讀完這篇文章後,準備一本小筆記本,把你每天最值得記的事寫下來。   小筆記本,可以放口袋那種,最好是空白的,不要有格子,方便你寫寫畫畫。   別急,不是讓你寫日記,只是讓你記住值得記的事。   比如看完這篇文䓬,你記住了:寫作文前要想十到十五分鐘---那就把這句關鍵的話記下來。   比如看了文華老師寫的《可能小學之愛地球任務》,裡頭有句話很精采,抄下來。   又比如晚上媽媽煮了紅酒燉牛肉,牛肉真是又軟又香,入口即化,寫下來。   遇到文字無法形容出來的事,你可以用畫的,甚至跟爸媽借手機照下來,列印出來。   有些時候,加點紀念品會幫你更記住它,所以,你當然可以把車票、門票⋯⋯貼進去。   它將成為你獨一無二的點子簿,往後,不管你們老師出什麼題目,你隨時都能從點子簿裡找到幾件事放進文章裡。   點子簿要時常翻閱,更新。   慢慢的,它們會留在你心裡,最後你就會在大腦裡形成一個靈感庫,想要的時候,隨手一抓就有,再配上剛剛教你的,寫作之前,想十到十五分鐘。   千萬別被你身邊那群冒進的同學給嚇到,你如果不相信,下回老師再出作文,你可以觀察一下,是不是立刻動筆寫的,通常都很快就交卷,然後其實也沒寫多少字。   急著寫,又不能馬上出去玩,唉,大家到底在急什麼呀? 編按:教養也跟寫作一樣,保留空間及彈性,慢慢來,孩子會在不知不覺中,有出乎意料的進步。 作者介紹:王文華老師 教了三十一年的書,教過很多孩子;寫了三十一年的書,也寫了很多書;覺得人一生能把一件事做好就很了不起,故下定決心專心創作。作品曾獲金鼎獎、九歌兒童文學獎、國語日報牧笛獎等獎項。 https://www.facebook.com/fest555

太早說會流產?拿剪刀會傷到胎兒?臍帶繞頸心驚驚?孕期迷思ㄧ次破解

(示意圖) 太早說會流產?拿剪刀會傷到胎兒?臍帶繞頸心驚驚?孕期迷思ㄧ次破解 文/烏烏醫生   受精卵、胚胎、胎兒、新生兒,生命的起源是如此奧秘。流產、胎兒異常、胎死腹中,懷孕的過程充滿許多未知的變化,不是線性且理所當然的過程,存在著許多醫學至今不能解釋的謎題,也因此衍生出許多孕期迷思,令人憤慨的是,這些迷思總是將箭靶對準孕婦的心。     當女性懷孕後,馬上會被告誡:「千萬別太早公布,免得惹得胎神嫉妒不悅,增加流產風險。」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迷思,很想直接反駁,神不都是無私大愛嗎?哪有可能那麼小氣!其實懷孕三個月內流產機率高達20%,主要原因是胚胎本身不健康、自然萎縮,和是否公布懷孕、孕婦的食衣住行都無關。也就是說,會不會流產,並不是產婦、醫師所能決定。       不過也有人說,三個月內不能說的迷思也是有點道理,畢竟流產機率這麼高,公布後萬一有突發狀況,還得和大家解釋,乾脆晚一點再說。 我認為這個說法確實合情理,只不過這也真切地反映出流產女性的雙重痛苦,一方面得承受負面情緒,二方面還要提起勇氣,說明流產不是自己的錯。     懷孕到底有沒有最佳公布時間? 當然還是孕婦說了算,有些人不愛被管東管西,怕長輩不准運動、飲食被限制,或是嫌肚子小,就直接拖到懷孕中期,肚子藏不住了,自然而然公佈懷孕。但我也遇過,有些人剛驗到懷孕,就興奮拍照,馬上在網路社群分享喜悅。大家只要記得,驗到兩條線後,本來就存在很多變數。不論結果如何,孕婦都不該被怪罪。     順帶一提,其他懷孕禁忌例如被嚇到、拍肩膀會動胎氣流產、不能運動,要盡量休息,也都是因早期流產率很高而衍生出來的說法,其實毫無科學根據。     隨著肚子越來越大,拿剪刀、搬家、剪髮,在家裡敲敲打打改變佈置,只要旁人主觀認定很危險的事,孕婦就會被警告「以後小孩以後怎樣,怎麼辦!」       這樣的說法離譜到無法用現代醫學去解釋,而且荒謬的迷思其實隱藏著對孕婦的巨大枷鎖。仿佛新生兒有任何狀況 孕婦就都得負全責,但明明健康就受到雙方基因與環境所影響!     更何況胎兒是獨立生長的個體,人體構造複雜在發育過程,本來就可能長得不一樣,大部分的先天疾病,例如唇腭裂、先天性心臟病、小耳症、多指等,都找不出原因,只能說是機率問題。      隨著高層次超音波篩檢普及,越來越多疾病,可以在產前診斷出來,我也想要提醒,若遇到胎兒被診斷唇腭裂或其他疾病,考慮是否繼續懷孕時。切記先評估自己的狀況,例如家庭支持與否、經濟狀況等。無論生與不生,都不需要對自己的決定內疚。畢竟不管是讓孩子接受手術,復健,或是選擇引產,雖然醫師、健保、羅慧夫基金會都能提供實質協助,但最後最辛苦的總是照顧孩子一路成長的父母。     另外,很多人認定臍帶繞頸很危險,一提到繞頸,直覺會聯想到胎兒被掐住脖子無法呼吸,膚色呈現紫黑色的驚悚畫面,因此孕婦的姿勢要非常注意,以免導致胎死腹中。其實臍帶是連結胎兒和胎盤的一個條狀組織,之所以會繞頸通常是胎兒在懷孕早期游來游去剛好繞到的,和孕婦做任何事無關,也無法預防。     孕婦也不用太焦慮,因為寶寶在肚子裡並不是靠脖子呼吸。充滿羊水的子宮是沒有氧氣的密閉空間,胎兒的肺部也還沒發育成熟,寶寶成長發育所需要的氧氣、代謝出的二氧化碳都是由臍帶輸送。所以臍帶是否有繞到脖子一點也不影響寶寶的供氧量,只要臍帶血流暢通,胎兒並不會窒息。     寶寶在子宮內唯一的玩具和朋友就是臍帶,臍帶不僅有三條血管,外面還有滑溜的膠質組織保護,並非大家想像中的那麼脆弱,很多研究都顯示,臍帶繞頸並不會導致胎兒胎死腹中,所以被診斷出胎兒臍繞頸不需要「特別」注意什麼,更不用因此就選擇剖腹生產。     而且自然產中,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胎兒都是在臍帶繞頸或五花大綁的情況下出生。出生後,醫師會慢慢將纏繞在脖子上的臍帶解開,觀察新生兒最重要呼吸、四肢張力、膚色。有沒有繞頸、繞幾圈不太重要,也不影響新生兒後續的健康與發育。     要確定胎兒健康狀況,最簡便的方式就是24週以後,孕婦每日觀察胎動是否活躍。再來則是產檢時醫師藉由超音波評估胎兒生長曲線、羊水量、臍帶血流阻力評估胎盤功能,胎兒監視器偵測胎心音正常活潑,這些都比臍帶有沒有繞頸、孕婦有沒有觸犯禁忌更精準。並且記得,無論多麼小心防範,也無法避免所有胎死腹中的狀況,仍有極少數的寶寶尚未出生,心跳就停止,這是目前現代醫學仍無法處理的範圍,所以我們能做的、也應該做的,就是不菸不酒、定期產檢,增進正確的生產知識,就是對胎兒最佳照顧。     作者介紹:烏烏醫生 一個長的像運動員的婦產科醫師,陶醉於新生兒爽朗的哭聲,被胎兒3D的臉龐療癒 熱愛重訓跑步,偶爾做做健康大於美味的餐點,懷抱著無限夢想,努力前進著 https://www.facebook.com/Dr.WuWu/

化孩子的負面情緒,為珍貴的情緒親子課

化孩子的負面情緒,為珍貴的情緒親子課   難過、傷心、生氣、失望這些負面情緒,跟高興、快樂、愉悅、滿足這些正面情緒,是一樣重要的。在心理學裡,情緒甚至沒有正、負面之分,只有不同種類的情緒,並且有它存在的意義。舉例來說,當我們遇到危險,會感到害怕,於是我們就會逃走,來保護自己的安全; 當我們的權利受到侵犯,會感到生氣,於是我們做出一些行動,來捍衛自己。所有種類的情緒,都有他的正面的意義。   人類的大腦有個部位叫前額葉,是負責掌管理性、合作、邏輯思考的地方,當我們的負面情緒高漲,前額葉就會暫時當機,轉而被杏仁核所劫持,杏仁核掌管情緒的中心,在關鍵時刻使我們產生應急反應-反擊(fight)、逃跑(flight)、凍住(freeze),這時候的反應是中樞反射的、關乎生存的本能,不是經過縝密思考的。這就是為什麼,在負面情緒高漲時,我們很容易就做出失控的舉動,包含肢體和語言的失控。   當人類出現憤怒的情緒時,大約6秒過後,憤怒的化學物質就會降低,前額葉就會慢慢恢復運作,能夠理性的思考。而大腦前額葉的發展,要到25歲才成熟,所以年幼的孩子無法控制情緒、容易情緒失控、歇斯底里、出現不當行為,都是因為大腦尚未發育完成啊。因此透過了解腦科學,能夠幫助我們降低對孩子過高的期待,找到適當的方式來處理孩子的負面情緒。 界線的訂定   情緒教養從平時就開始,我們要讓孩子知道,表達情緒、抒發情緒是可以的,同時也要讓孩子知道,抒發情緒時,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有哪些事是不可以做的。而最重要的基本原則為,不傷害自己、不傷害他人與不傷害環境。年幼的孩子,並不知道怎麼表達與抒發情緒才是合乎界線的,或者即使知道,也因為控制能力不成熟而做不到,我們除了提供適當的抒發管道與方法,還要加上給予孩子機會練習和耐心的陪伴。   我們家有一盒「生氣玩具」,裡面有音樂盒、觸感球、塗鴉本、滅鼠先鋒。我跟孩子達成共識,當生氣的時候,可以去使用任何一樣來抒發自己的心情。或者,很想大聲叫的時候,就到房間、廁所裡關上門,好好的叫幾聲(孩子自己選擇去,而非被強迫)。每個家庭適用的方法不一樣,可以和孩子一起想想看,有那些方法可以幫助他感覺好一些,讓孩子參與討論,能夠提升孩子使用的意願。 接納、同理   當孩子負面情緒出現,我們的第一步,絕對不是講道理、論對錯,因為這時候負責理性思考的「前額葉」暫時無法作用,不管我們講了什麼,孩子都很難聽進去。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幫助孩子冷靜下來,接納與同理孩子的感受,是我們的第一步。當孩子感受到被接納,就感到安心,當孩子感受到被同理,就能讓孩子與我們產生連結,一旦產生連結,就有助於情緒的緩和。 事件處理   當孩子的情緒冷靜下來之後,我們再開始跟孩子討論事件本身,這個時候前額葉已經恢復運作,開始能聽得進我們說的話。邀請孩子一起思考,下次要是遇到同樣的情況,還可以怎麼做?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但是要注意,面對越小的孩子,我們的言語越要清楚、簡單、明暸,長篇大論並沒有用,還可能適得其反。      接下來,與您分享一個真實案例。(弟弟2歲,姊姊4歲)   有一次弟弟看見姊姊的仙女棒,覺得很好奇,就拿起來看一看,姊姊一看到仙女棒在弟弟手上,就立刻大聲說到:「不要拿!那是我的!」,弟弟還是繼續拿在手上,姊姊伸手過去推倒弟弟,搶過仙女棒並大叫:「還給我!!!」,弟弟嚇了一大跳,又伸手搶回來,然後把仙女棒直接折斷丟在地上,姊姊開始崩潰大哭。 (我先過去抱住姊姊)   我:「妳的仙女棒被弟弟折斷了,好傷心好傷心對嗎?」(接納)   姊姊:「對!哇~~~哇~~~~~」   我:「媽媽知道妳好難過,媽媽在這裡陪著妳喔~」(同理)   姊姊:「我太難過了!哇~~~~~」   我:「我跟妳說一個故事,我小時候,有一次我的妹妹,也就是妳的阿姨,她拿我的彩虹筆去玩,然後不小心把它弄壞了,我也好難過、好難過喔!覺得她怎麼那麼調皮,要把我的彩虹筆弄壞。」(同理)   姊姊:「所以阿姨也搗蛋了嗎?為什麼阿姨要這樣做?」(因為產生連結,哭聲漸漸緩和)   我:「因為那時候她還很小,覺得我的彩虹筆很有趣,就想要拿來看看,結果就不小心弄壞了,她其實不是故意的」   姊姊:「那為什麼弟弟要壞,把我的仙女棒折斷?」   我:「嗯~我覺得弟弟一開始並沒有想要折斷,他可能對妳的仙女棒感到好奇,想要摸摸看。但是當妳對他大叫的時候,他嚇一跳,也生氣了,就把仙女棒折斷了」   姊姊:「可是,那是我的仙女棒,我不想借他拿啊~」   我:「那妳覺得怎麼做,弟弟不會嚇一跳而折斷仙女棒,又能把仙女棒要回來呢?」(事件處理)   姊姊:「嗯~我可以先去捏捏枕頭,讓自己不生氣了,再跟弟弟好好的說,請他還給我,他就不會嚇一跳。還有!我也可以請媽媽幫忙!」   我:「我覺得這兩個方法都不錯!如果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妳願意這樣試試看嗎?」   姊姊:「好!可是,我的仙女棒斷掉了,那是牙醫送給我的牙齒形狀仙女棒,怎麼辦?」   我:「我們明天試試看把它黏回去,媽媽會找找看有沒有合適的膠水」   姊姊:「好!」(處理完畢)   (處理完姊姊的情緒之後,接著去找弟弟)   我:「你想要看看姊姊的仙女棒,你覺得很好玩?」(同理)   (弟弟點頭)   我:「剛才姊姊生氣推你,搶回仙女棒,所以你也生氣,然後就折斷它了?」   (弟弟又點點頭)   我:「這是姊姊的東西,你折斷了她很難過。下次如果你拿了姊姊的東西,姊姊想要拿回去,你就要還給姊姊喔!因為那是屬於她的東西」(正向語言、陳述事實)   在這個案例中,我們能看到同理與接納的力量,有時候甚至只需要一個擁抱,孩子就能感受到被同理,建立起彼此之間的連結,讓孩子冷靜下來。在文章前面提到,前額葉到25歲才會發展成熟,所以我們不能期待只要練習幾次,孩子就有辦法做到跟大人一樣。每一次的負面情緒,都是孩子學習成長的機會,透過耐心的陪伴與引導,將孩子的負面情緒,化做一堂又一堂親子情緒課。 作者介紹: 潘芷琳Jocelyn 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教育領導碩士 AMI國際蒙特梭利3-6歲認證教師 美國正向教養協會家長講師 粉專:蒙特梭利媽媽在北加

【社工故事】從電話嚮起那刻,服務就開始.....

那天,辦公室的電話響起,電話那頭是一名女生的聲音,一邊啜泣一邊說著:「不好意思,我昨天產檢,有可能是唇顎裂的孩子。」 我說:「哭泣不用不好意思,有唇顎裂的孩子也不用不好意思。」 她哭的更厲害,因哭泣導致的抽噎,聲音斷斷續續地著說:「謝…謝…謝謝…我們能到你們…辦公室…討論嗎?」 會談中,妳沉默了五秒,突然哭了起來,你說:「成為一個母親,好累。擔心的事好多。我也在猶豫肚子裡的寶寶要不要生下?若生下他,我會責怪自己,讓他一出生就受苦;若將他拿掉,我又覺得自己殘忍與不捨。我怕我不是一個好媽媽,我怕我沒有將孩子照顧好。」 會談室裡,充斥著妳的啜泣聲,你卸下了武裝,好好宣洩這份疲憊與擔憂。     我看著妳,跟妳說:「當妳有這些擔憂時,妳已經足夠是個好母親了。一個孩子,當剪掉臍帶的那一剎那,他就是獨立的個體,需要靠自己學習如何呼吸、如何吸吮牛奶,未來他慢慢學習走路。這些,都是我們沒有辦法代替他做的;基金會的喘息服務、相關補助與活動;醫院的專業醫療等等,讓孩子好好成長,協助他修補身心。」 看到妳稍微停下眼淚,我接著說:「謝謝妳願意信任我,跟我說這些壓力,妳不會是一個人面對這個孩子,但決定權仍然在於妳與先生,因為我知道,這不容易,成為母親,生養一個孩子,本來就不輕鬆啊,辛苦妳了!」 會談結束後,妳說:「能給我一個擁抱嗎?」 我說:「可以的。」 這個擁抱給了你溫柔支持的力量。 也給我了我無比的信心及肯定。 這些年,我所看到的家庭…..形形色色   我會遇到,為了帶一歲的孩子而沒辦法工作的媽媽, 跟著兇巴巴卻不去工作的爸爸,選擇在各個不同社福單位中尋找資源。   我會看到,爸爸做著微薄薪水的藍領工作, 仍要請假帶小孩回診,也要帶妻子去看精神科。   我會看到,父母各自發展了自己的人生, 卻沒有把孩子放在自己的生活裡,讓又老又病的奶奶苦苦撐起一個家。   在服務的過程中,很多人稱為我「志工」,事實上「社工」與「志工」大大不同呢!「志工」為不求回報、不支薪、純粹貢獻社會的人,不需要就讀相關科系,沒有門檻。而社工需要相關科系,是須接受社會工作知識的傳授及教育訓練、整合社會資源,以及考取社工師證照等等。希望大家能夠理解這些事情不要把社工跟志工混為一談。 多年後我是不是就能夠真正去實踐我對於這份工作的認同?我也許可以想像自己在好幾年後,想起我服務過的這些家庭,大聲地說出:「社工是一份專業,也是一種藝術」。

讓笑容不再有裂痕 地球彼端微笑總動員

讓笑容不再有裂痕  地球彼端微笑總動員 圖:一張張燦爛的笑容無比的感動呢 每個生命都需被祝福的。從不完整的生命中,看見他們用愛填滿缺陷。 為了讓這些海外唇顎裂患者可以像台灣一樣,獲得長期而完整的治療,基金會與菲律賓、柬埔寨、蒙古、越南、巴基斯坦、中國等種子團隊合作,提供唇顎裂手術、術前矯正(NAM)、語言治療等,並聯繫患者每年固定回診至少一次,接受醫療團隊的醫療檢查,2019年我們在蒙古、越南、印尼、緬甸進行海外義診,也在巴基斯坦、柬埔寨、越南、中國補助患者醫療費用,更在蒙古、菲律賓、印尼、尼泊爾捐贈手術器械、縫線和鼻咽鏡,總共讓將近2000名唇顎裂患者獲得高品質的手術、術前矯正和語言治療,改變人生。下圖中的Samnang來自柬埔寨,約三歲接受台灣義診圖隊治療,右圖的她已是21歲的大女孩了,圖中的畫是她的畫作《我的溫暖的家庭》家人的愛和溫暖也是她克服生活中所有困難,她的夢想是當一位牙醫,幫助和她一樣的小孩。 一切愛來自台灣   地球彼端微笑  5個月大的拉戴(La Deveth)住在離金邊150公里的偏鄉,在出生後一週就被轉介送來國家兒童醫院接受術前矯正治療,並等待唇裂手術。拉戴的父親是一位工人,雖然爸爸在第一次見到孩子時,心中很失望難過。但他仍努力賺錢來養活他的第一個孩子。媽媽很開心也很期待這次的手術機會,因為街坊鄰取會嘲笑她的寶貝,有些人甚至不敢看拉戴,擔心看了一眼拉戴就會被傳染唇顎裂。所以手術後,媽媽有一個心願,她要抱著拉戴走出家門在街坊走走,讓大家看看她可愛帥氣的心肝寶貝;無論如何,義診的醫療團將會一直在,善的循環一直持續著,陪著海外顱顏患者一起長大,這一切的愛都來自台灣。   國際合作          羅慧夫英文(官網)     國際園丁      線上捐款

醫師/專家欄 顱顏照護指南

      「 唇顎裂沒有那麼嚴重啦!」長庚醫院整形外科羅綸洲醫師每次總耐心向陪孩子就醫爸爸媽媽解釋,唇顎裂修補進步飛快,再嚴重的缺損,也都可以修補到幾乎看不出來的地步,要他們不必擔心。 「醫師,你不曉得當唇顎裂病童的媽媽有多辛苦啊!」有次他用同樣的話來安慰時,一位媽媽就當面訴苦說,她也知道現代醫療確實進步,但修補的是容貌,不是內心,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孩子卻得飽受來自親友、同學及老師的異樣眼光,「不好受哪!」一位媽媽的沈痛告白,深深震憾了羅綸洲,至今無法忘懷。 儘管如此,他每次還是建議爸爸媽媽千萬別放棄,一定要給一個孩子一個迎向未來的機會。羅綸洲表示,唇顎裂孩子出生後不久,就由整形外科及牙科的醫師做詳細檢查,確定有無唇裂或顎裂,再決定未來的修補方式。唇顎裂修補的方式日新月異,只要堅持下去,就有相當溫馨的回饋。這篇我們整理每位醫師、專家曾分享的文章,讓家長一次掌握,更加安心。 餵食技巧-哺乳無障礙 唇顎裂與母乳哺育                台北長庚醫院小兒科 程劭文醫師 (點我)                  孩子,為什麼你不喝奶?                          長庚顱顏中心語言治療師 王淑慧(Rube) 口腔照護-唇顎裂口腔照護                                       台北長庚兒童牙科主治醫師 陳瓊芬(點我) 顱顏發育-淺談顱顏中耳炎照護                                林口長庚耳鼻喉部耳科 詹凱傑醫師(點我)                 淺談正顎手術:從計劃到施作                 長庚顱顏中心  林政輝醫生(點我)                  唇顎裂整體醫療:社工角色                   資深社工師 林碧茹主任 (點我)                  罕病多條顱縫早閉症                              林口長庚整形外科主治 盧亭辰醫師(點我) 語言治療-新手父母必讀 奠定孩子語言根基           台中語言治療師公會理事長 李琇菁(點我)                 呼呼吹氣小遊戲                                       台中語言治療師公會理事長 李琇菁(點我) 小耳治療-小耳症及耳道閉鎖之聽力重建組合         林口長庚耳鼻喉部 詹凱傑醫師                 小耳症患者常見的聽力問題                     耳鼻喉科 陳錦國醫師 心理治療-解開唇顎裂之謎                                        資深社工師 林碧茹主任 (點我)                 親師溝通 停看聽                                       資深社工師 林碧茹主任(點我)                孩子嘴上的偏心,其實是在討愛               親職教育專家  魏瑋志(澤爸)(點我)                孩子,爸比媽比陪你一起勇敢                  諮商心理師  陳妙華(點我)                讓孩子在媽媽眼裡看見平凡的自已           親職教育專家  羅怡君(點我)                克服心理的毛毛蟲:如何告訴孩子是唇顎裂 (點我)                共創雙贏談如何與顱顏少年溝通(點我)                               顱顏百科            國內服務            顱顏照護        經濟補助                                                                                                                              

Don’t Tag Me!這就是我!

  羅慧夫顱顏基金會自1989年成立,今年邁入第30年,30年來已經給予超過30,000 名窮困顱顏患者經濟補助,協助他們順利就醫、安心上學。專業社工提供的個案服務已達6萬人次,社會心理服務方案已嘉惠115,000人次。國際合作部分,完成83次義診,為近2000位當地貧困顱顏患者進行手術;同步培訓21個國家約170位種子醫師,輔導成立22個海外顱顏中心。   基金會特別於8月21~28日假松山文創園區北向製菸工廠一樓,舉辦「用愛彌補-羅慧夫顱顏基金會30週年特展—這就是我」。這場展覽除了感謝30年來支持顱顏基金會的眾多愛心夥伴們,基金會也以「這就是我」的概念,透過主題活動區展現精采內容,結合知性、趣味與溫馨,期讓無論是基金會的老朋友或新朋友們,都能透過活動充滿收獲! ↑與會嘉賓一同亮出祝福的星星小卡,慶祝羅慧夫顱顏基金會成立30週年!   展場主題活動區包含:羅慧夫醫師珍貴影像文物展、平衡互動裝置、勇敢個案記錄短片、海外種子醫師紀錄片、繪本共讀、桌遊體驗、變臉體驗(拍下可愛的自己)、趣味捐款區…..等豐富內容。   Don’t Tag Me! 基金會在舉辦兩屆漫畫徵稿後,首度舉辦「Don’t Tag Me! –動畫/影片徵件」活動。今年以「我與標籤的距離」為題,邀請13歲以上的國人參賽,兩個月徵件期間即有60件作品報名,其中動畫18件、影片42件。此活動總獎金高達19萬5千元,金獎得主將獨得10萬元獎金。得獎作品也將作為基金會推廣「喜歡自己,也尊重不一樣的朋友」理念、倡議「反霸凌」議題的最佳素材!   本屆投件內容題材多元、新穎,影片從御宅族、老人、同性戀或傳統社會對男女生的期待等議題均有,故事內容紮實。今年的評審廖金鳳教授提到,這次參賽的作品動畫製作水準極高,有幾部作品更是超乎水準,多部作品的獨特創意,令人驚喜。本屆金獎《宇宙之光》主題明確,影片內容鋪排起承轉合,變化完整度高,製作動畫用心、角色造型討喜,評審表示創作者細節具職業水準,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金獎得獎人-黃韻文、許雅瑄表示會選擇宇宙、太空人來探討顏面殘疾與貼標籤的議題,是因為我們認為太空人連結到的是一個偉大厲害的形象。在太空人的面罩下,重點並不是你是什麼樣子,而是你有資格穿上這樣的裝扮。黃韻文說:「我們兩個從小都不會讀書,因此經常被貼上沒用、不聰明等標籤。但是那不是我們真正的樣子,我們在自己的領域,都擁有自已優秀、聰明、有用地方。」許雅瑄接著說:「不論你長什麼樣子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怎樣的人,都可以不用受到標籤束縛,去完成你想做的任何事。」也以這段話勉勵著自己,不斷前進。       而銀獎《丑妮瑀》以鮮明的角色造型與色彩鋪陳主題,丑妮瑀,是主角的名字,念快一點便會唸成「醜女」,是在闡述:「以貌取人」,並諷刺現代社會審美觀,生動有趣。銀獎得獎人許博惟說:「平時生活中我與朋友時常會拿外表來開玩笑,生活中何嘗不是一位酸民?誰不是以貌取人?真的有人是只看對方的內在嗎?但自己心態調整與態度回應比外表更重要,要如何高情商的回應對方,其實每次的被貼標籤都是一次情商的考驗與磨練。」 佳作《WANAM》陳冠廷,利用日式的武俠與藝妓元素,探討性別的刻板印象,在技術應用上均相當專業,獲得評審讚賞,而唯一一部短片獲獎《快樂王子》,則描述 “御宅族”因特殊的喜愛逐漸被社會大眾視為異類怪人,創作者表示希望藉由這隻短片,讓大家認識他們,知道他們其實普通人一樣,去接受他們、用平等的眼光看他們。   基金會也希望在現今影音當道的世代,動畫及影片往往比文字更能產生共鳴、影響人心,也較容易讓青年學生加深印象,期盼透過這些媒介,藉由各個年齡層創意者的故事,傳遞相互尊重的理念,杜絕霸凌,讓每個人都得以自在的成長與生活! 你的長假,將如何度過? 如果,你有一個長達40年的假期,你會拿來做什麼?馬克吐溫說:「你的職業應該成為你的假期。」,享受職業如同享受假期,才能投入並常保熱情,有所成果。原本在美國生活的羅慧夫醫師。1959年來到台灣,用愛照顧一群獨特的孩子,他付出40年的時間,如同溫暖的太陽,照亮顱顏孩子的一生。2018年年底,羅慧夫醫師以91歲高齡在美國辭世,留給台灣民眾無限想念。「這就是我」特展中,第一個展區就是羅慧夫醫師文物展,基金會整理歷年照片、影音、插畫及羅醫師貼身文物等,讓民眾能透過此區,再次感念羅慧夫醫師對台灣醫療界、對顱顏患者的貢獻與付出。而羅慧夫醫師早期的患者,也親自來到會場,除了祝福基金會30週年外,也透過羅醫師文物展,再次緬懷羅醫師對他們的恩情。 ←羅慧夫醫師的醫師袍在現場展示 治療心理的疤痕與生理的疤痕同樣重要 在面對生活的不便,以及大眾的不理解時,許多顱顏患者會問:「為什麼我和別人不一樣?」。在這個推崇個體與眾不同的世界,顱顏患者只希望自己和平常人沒有不一樣。因此,基金會也希望透過展覽的呈現,引導民眾思考:如果自己也是那機率1/600的顱顏患者,會怎麼看待自己?又將面臨什麼樣的生活呢?基金會又提供了哪些服務來協助我呢?除了展區內容陳設外,記者會現場也邀請了五位個案代表,透過不同年齡層的分享,讓與會來賓了解基金會提供的服務,在他們的生命長河中佔據的角色與重量。   羅慧夫顱顏基金會自許成為陪伴顱顏患者一路成長的最佳夥伴,更期盼能協助所有患者,不管是心理的疤痕與生理的疤痕同樣都能獲得治癒的機會。因此,透過「病患照顧」、「大眾教育」、「醫療研究」等項目,全力推動顱顏患者的全人醫療與照護服務。展場也巧妙設置平衡裝置,希望透過缺一不可的藝術吊飾,讓民眾理解全人醫療中每個環節都具有缺一不可的重要性。         408876公里的愛 《猜猜我有多愛你》一書中,大小白兔伸長雙臂,嘗試著告訴對方「我有多愛你」。羅慧夫醫師對台灣的愛,從美國到台灣,綿延五十年不間斷;這份愛再由他的子弟兵跟基金會接手,以台灣為起點,向外傳遞到東南亞,甚至中美洲,只要有顱顏患者的地方,基金會籌組的用愛彌補義診團就不遠千里前往。20年來,飛行的總里程已經超過408,876公里,完成83次義診,為1994位當地貧困顱顏患者進行手術;同步培訓21個國家共173位種子醫師,輔導成立22個海外顱顏中心。展區中,我們透過紀錄片、插畫、DIY體驗,來訴說這份從台灣出發的愛,也邀請民眾進一步理解基金會培訓種子醫師的理念:讓當地人治療當地人。 瞭解的愛,讓傷口癒合的更快 以前,唇顎裂患者幾乎沒有機會接受醫療,有幸得以存活的孩子,成長路上總是遭人歧視、排擠。即便羅慧夫醫師投入唇顎裂治療後,顱顏患童因先天生理條件導致發音不標準,缺乏互動機會導致語言發展遲緩,常被貼上「標籤」嘲笑,而「霸凌」更成為他們成長的必經過程。直到1989年基金會成立後,開始推動大眾教育,讓民眾理解「經過治療,唇顎裂患者跟你我沒有兩樣」,並透過「兒童文學獎」的舉辦、說故事志工深入國小校園,宣導「喜歡自己,也尊重不一樣生命」的理念,我們期盼透過一次又一次的互動,讓歧視與偏見能逐一被瓦解,終有一天,顱顏患者能不再因為自己的外表、語言而遭受歧視、霸凌,因此,基金會也不斷思考與民眾溝通的形式,除了展出歷年兒童文學獎得獎繪本外,更設置可愛互動區,透過裝置的陳設,讓民眾透過「變臉」的呈現, 也能找到每一張不同的臉孔可愛之處。     Don’t Tag Me! –動畫/影片徵件 得獎名單 名次 姓名 得獎作品 金獎 黃韻文 宇宙中的光 銀獎 許博惟 丑妮瑀 佳作 陳亮希 獨眼 佳作 陳楚儀 快樂王子 佳作 陳冠廷 WANAM     【補充資料】 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1989年12月由美籍羅慧夫醫師捐款創辦,多年來秉持著「生命的不完美,可以用愛彌補」的理念,一直致力於唇顎裂、小耳症及其他先天性顱顏畸形患者包括生理、心理、社會的全人醫療服務。本會亦秉持「心理的疤痕與生理的疤痕同樣重要」的理念,為了幫助顱顏家長克服心理創傷,及早接納顱顏兒,以幫助其人格健全發展,陸續在台灣北、中、南成立「得福家長聯誼會」、「小耳症家庭聯誼會」、「得福青年俱樂部」等患者、家屬支持性團體。 除了照顧台灣的唇顎裂、小耳症及其他先天性顱顏畸形患者外,基金會基於人道關懷、促進醫療外交及提升國家形象的理念,於1998年將服務的範圍擴展至亞洲其他醫療落後的國家,已至9個國家義診,培訓種子醫師173名,輔導成立海外顱顏中心/基金會,基金會也分別於2000年、2006年在美國及菲律賓成立分會,近年更成立柬埔寨工作站,期盼將台灣成功經驗複製到有需要的國家。   歷年服務成果:  國內服務-- 醫療補助5,788人次 就醫車馬費補助15,711人次 幼教補助6,501人次 課後補助5,890人次 青年獎助學金1,925人次  國際合作— 義診:83次、2000人次手術 種子醫師培訓:21國、173位 扶植顱顏中心:22個 成立海外基金會:2個  

menu
Clos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X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