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是從好好說再見開始

        瑄瑄,上個月剛滿10歲,雙側唇顎裂。第一次見到瑄瑄是在基金會團體室的植骨術前班,因看到了瑄瑄對手術的不安、焦慮和擔心而開啟了瑄瑄的遊戲治療之路,從去年的7月到108年的1月,歷經12次的諮商輔導,遊戲治療帶給了瑄瑄非常不一樣的生命經驗,同樣的當瑄瑄在遊戲室中得到滋養時,在身為輔導關係的社工的我也同樣被滋養與empower。

  在最後一次諮商重點是進行結案,「好好的說再見」是一件重要的儀式,告別一個舊的關係,並往前邁向一個新的里程。社工需特別小心處理這個階段,因為這會觸及瑄瑄可能存在早年分離、失落有關的情感議題。(幼年完成唇裂修補手術後,爸爸媽媽就離婚,再也沒見過母親。)

  社工特別選擇學期結業式這一天,這個具有結束與開始意義的日子來進行最後一次的遊戲諮商輔導。恰巧的是瑄瑄在一進諮商室即情緒低落的述說剛剛在班上發生的事情,有一位從低年級即和瑄瑄很友好的同學在上午第一節即和全班同學道別爾後随即由該家長帶離班上。這樣突來的分離事件立即引發了瑄瑄的失落情緒。

  其實在我們的生命中歷經了大大小小非常多的聚合分離,從小時候幼稚園開始的畢業典禮,那時的我們應該對於什麼是離別這件事還懵懵懂懂,小學中學大學階段的畢業典禮等,乃至親人的離世,我們終於感受到什麼是難過亦或心痛。而身為大人的我們在歷經離別時沒有人告訴我們可以怎麼作,我們也就帶著傷痛的情緒長大了,但這樣是好事嗎? 如果能有人告訴我們可以怎麼作來接受、面對和處理難過該有多好呢!所以在最後一次的遊戲治療裡我給予了瑄瑄一個新的離別經驗。

  最後一次遊戲治療的重點是回顧,利用每次遊戲治療時畫下的心情畫來作回顧,畫冊的內容有爸爸對瑄瑄的愛、阿嬤和最喜歡的班導師對瑄瑄的愛,擁抱爸爸的父親節和騎著爸爸送的生日禮物的腳踏車等等,一本裝滿了好多美好記憶的畫冊。當結束完回顧,瑄瑄原本哀傷和空虛的心已被自己內在力量填滿,整個人充滿了自信活力和正能量。遊戲治療真是如此奧妙和有趣。

        當我們一同走出諮商室時,南部冬天的太陽照著我們兩個,我們一派輕鬆開心的走在往瑄瑄家的路,溫暖的風徐徐吹拂過我們的臉龐很是舒服,因為剛剛進行了一個「好好說再見」的儀式。相信瑄瑄已準備好放開我的手走向她自己的未來。

menu
Clos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X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