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合作

愛的見證

巴基斯坦種子Tahir見習感言

2004年當我還是住院醫師時,開始接受了整型外科的訓練,當時整型手術領域正值新興時期,加上在我的國家很少有整型外科的訓練單位,所以大部分基礎的手術訓練,在缺少師資及硬體設備的情況下,都是以自學進行。 因此,當我在2006年第一次抵達台灣,參加唇顎裂學術會議時,...
menu
Clos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X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