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護翼下翱翔 WIND BENEATH MY WINGS

文/陳國鼎醫師 長庚醫院顱顏中心主任

1990年我到加拿大多倫多病童醫院進修,在幾位唇顎裂大師之前,用著自己不熟悉的器械,迅速確實的將唇裂修補好,而且贏得他們的稱讚。在那一刻,才知道他平日嚴格的要求,正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那時回想起以往的點點滴滴,心中只有感激,再無怨尤...。

我從1985年3月,擔任第四年住院醫師時,初次跟隨羅慧夫醫師學習。到1987年升任主治醫師,羅醫師接受我從事顱顏外科,跟隨他至今已近十五年。在所有學生中,個人受他的照顧提攜最多。前幾年一起看門診,一起手術,時時受他的薰陶,近幾年我個人雖已逐漸獨立作業,但每當遇到疑難案例,還是常長向他請教。每次的討論之中,總是受益良多。十五年來,有關他的故事當然很多,這裡用幾個故事來談談他對我的教導、愛護和啟發。

在以往羅醫師的報導裡,都談過他曾經將一位醫師縫好的傷口通通拆掉重新再縫的故事。傳說中的這位醫師想當然爾就是我。事實上幾乎我前後期的學長學弟們都有類似的經驗,只是我的故事比較出名罷了。在當時當著許多人的面前,真的是很難堪,心裡也很不服氣,想必是他要給我個下馬威,好讓我知道天高地厚。甚至到升任主治醫師以後,有時我開完唇裂的修補後,他走來一看,還會說:「還差半毫米。」心裡也不是滋味,總是認為他吹毛求疵。那些報導只提到他以患者為重,和對學生的嚴格要求,都沒提到那個故事的後半段。

故事的後半段是,1990年我到加拿大多倫多病童醫院進修,在幾位唇顎裂大師之前,用著自己並不熟悉的器械,迅速確實的將唇裂修補好,而且贏得他們稱讚。到那一刻,才知道他平日嚴格的要求,正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那時回想起以往的點點滴滴,心中只有感激,再無怨尤。

他對弟子雖嚴格,但是相對的對弟子的照顧也無微不至。1991年我的一位患者手術後發生嚴重的併發症,他晚上十一點多從天母家中趕到林口,幫我探討病情,安慰家屬,而且打長途電話到加拿大請教專家。患者後來幸運地康復,他的協助,佔了很重要的因素。

1993年我去美國匹茲堡,在美國顎裂學會第十五屆會上做論文報告,行前他替我修改講稿,草稿還我時上面寫著:「Go for it !」我在匹茲堡上台報告時,仍想著這句話,結果那一次的報告相當成功。到現在我每次醫學會上台報告時,這句話仍會浮現眼前。

在升任主治醫師以後,有一次上午門診為了自己要開一台美容手術,掛號延診告示,結果到十點多還沒開始看診,他知道後衝到開刀房門口,大聲對我說:「這些患者從台中、高雄做了幾個鐘頭的車來這裡給你診治,你讓他們等,自己在這裡開刀,你覺得對嗎?」這句話有如當頭棒喝。至今不敢或忘。目前醫界高喊患者為尊,卻仍常常聽到一些大牌醫師架子十足,看病三長兩短。羅醫師的話,正足以發人省思。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遇到良師,我又何其幸運。多年的恩情,也不是一句謝謝就能代表。有一首英文歌的歌名「Wind beneath my wings」,很貼切的比喻他對我們的提攜和照顧。

「 I can fly higher than an eagle, cause you are the wind beneath my wings.」

弟子能遨翔天際,得自於老師的諄諄教誨。在老師離台前夕,我想大聲的對老師說:「在您留下的基礎上,我們有信心將長庚顱顏中心推到世界首屈一指的地位。」--畢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要直探天際,也不是不可能的夢想。

menu
Clos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X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