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故事

1+1 > 2

    很多人常分不清「社工」?「志工」?     雖然都是關懷弱勢、熱心服務,事實上「社工」與「志工」大大不同呢!     「社工」是一門專業職業,須接受社會工作知識的傳授及教育訓練,例如就讀大學裡的社會工作系所,以及考取社工師證照等等。社工最主要工作是運用專業方法與技巧,整合社會資源,協助受服務的對象。     「志工」為不求回報、不支薪、純粹貢獻社會的人,不需要就讀相關科系,沒有門檻,志工是社工最重要的資源夥伴,透過志工的無私付出,基金會才能服務更多的人。     像是「說故事志工」就是基金會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基金會為了推廣「尊重不同生命」的服務理念,廣泛招募對於說故事有興趣的民眾,一同加入說故事的行列。每個人擔任故事志工的動機皆是不同,有的期許可以為社會盡一份心力;有的是喜歡跟孩子相處;有的是期望提升自己說故事的能力。既然每位志工的動機與期待都不盡相同,社工必須要掌握與了解,幫助他們達到目標與成長,滿足需求,保持良好維繫,「志工」的熱情不熄滅,服務才能綿延不息。        ↑故事志工至校說故事情形     社工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要讓志工發揮個人所長,盡情展現自己的才能。基金會以孩童創作的繪本作品為媒材,透過志工個人獨特說故事的方法,給予孩童不同的學習及啟發,把孩子視為一顆極為珍貴的種子,細心灌溉與照顧,靜待發芽、開花結果。     社工每年皆會安排相關訓練課程,提升志工的專業,更透過定期聚會凝聚向心力,讓志工們彼此交流與學習,分享個人服務的經驗,互相學習與激勵,因為彼此都是彼此的知識寶藏,都值得挖掘與開發。        ↑故事志工表揚     我們重視每一位志工,也看重社工與志工的緊密配合與正向合作關係,每年定期舉辦志工表揚大會,肯定及感恩志工的付出與貢獻,提高志工的留任意願,長久經營,創造出1+1 > 2 的力量,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一起加油吧!

透過遊戲 讓孩子學會尊重與包容

我和我的好朋友總是形影不離,上學時,我們努力學習,放學了,我們一起做作業、一起玩,沒有不一樣。就像我們的媽媽,雖然膚色不一樣,出生的國家不一樣,但是一樣努力工作和學習,做出各種創意料理,讓大家可以吃到不同風味的食物和餐點,每個人都很喜歡!帶來的歡笑和讚美,沒有不一樣!! 從閱讀繪本《沒有不一樣》,讓孩子們了解人與人之間的包容,學習接納與我們不一樣的人。那麼,如果能從遊戲互動中,讓孩子實境體驗,加深孩子對「包容」的理解能力,會不會更好呢?基金會提供兩個遊戲方法給大家參考,可以跟孩子一起玩玩看喔! 遊戲目的: 利用故事內容搭配音樂活動引導孩子們尊重及包容,並理解每個人都是個體。 讓孩子們在活動中思考,什麼音樂才是自己喜歡及想分享給大家的。 透過活動,運用不同媒介表達自己,並且學習包容他人。   遊戲一: 我們一起猜音樂   材料: 能夠播放音樂的器材 彩色紙   規則: 孩子與父母各自選擇自己喜歡的歌曲,將歌名寫在自己喜歡的色紙上,並且將色紙折好,不讓其他人看到。 圍成一個圈,將寫好的色紙放在圈圈中間。 用輪流的方式,選取色紙(可以選到自己的也可以不是自己的)。 將色紙打開,先不要將歌名唸出,只要給出線索,讓其他人猜猜看是什麼歌曲。 在每一首歌被猜出來時,請所有人跟著音樂一起唱或者聆聽,並且請寫被猜出歌曲的參與者,分享為什麼喜歡這首歌曲。   遊戲二: 音樂畫畫屋   材料: 能夠播放音樂的器材 八開圖畫紙 蠟筆、色筆、色鉛筆(若有其他媒材皆可)   規則: 請爸爸媽媽選擇一首沒有歌詞的音樂。 圖畫紙一人一張。 先請孩子們及爸爸媽媽一起閉起眼睛,安靜的聆聽音樂(此時先不作畫),感受一下音樂帶來的感覺。 音樂結束後將眼睛張開,準備將剛才聆聽音樂時,感受到的感覺畫出來,任何東西都可以,可以是抽象的,也可以是具體的,例如:感覺到什麼樣的顏色?有什麼形狀?聯想到什麼?或者在腦海裡看見什麼?等等。 此時再重複放同一首音樂,請爸爸媽媽跟孩子們一起選擇自己想要的媒材,並且開始在自己的圖畫紙上作畫。 圖畫完成後,每一位輪流分享一下畫的內容。   溫馨小提醒: 爸爸媽媽在讓孩子們選擇喜歡的歌曲或色紙的顏色時,切記讓孩子們安全自由的選擇自己喜歡的音樂與顏色,當孩子們已經選擇了顏色或歌曲時,爸爸媽媽記住不要給予負面的意見,例如:黑色太暗了啦,選亮一點的顏色啊。諸如此類的建議,記得不要說出口喔! 如果對於一起唱歌會讓您或孩子感覺到不舒服,那就一起開心地聆聽音樂就可以了。請記得,當孩子們不想唱歌的時候,也不需要逼著孩子一定要唱歌或表演,想想看,如果換成是您,是不是也會有點情緒呢? 當孩子們在闡述自己喜歡的音樂時也請爸爸媽媽記得,不要給予太多意見及想法,例如:這首歌很奇怪耶、你怎麼會喜歡這首歌啊?等等。 盡量讓孩子們可以在有安全感的環境下,表達他們自己喜歡的,當然,在爸爸媽媽分享喜歡的音樂時,孩子們如果說出類似「這首歌好難聽喔!」之類的話,爸爸媽媽可以跟孩子說「這首歌是爸爸喜歡的,爸爸有喜歡的原因,因為…….,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沒關係,但是請你尊重我的喜好,不批評喔,就像爸爸也尊重你喜歡的音樂,沒有批評是一樣的喔。」讓孩子們了解到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當別人喜歡的跟自己喜歡的東西不一樣時,我們也要尊重別人。 當孩子們在選擇使用的媒材時,也請爸爸媽媽們小心留,不要給予自己主觀的建議喔,讓孩子們選擇自己想要使用的筆、喜歡的顏色。 大家在分享自己的畫作時,請尊重每一個人對自己的畫的想法及定義,記住沒有批評喔!讓孩子們感受被別人尊重時,是件舒服且開心的事情。

教出自信又負責的孩子

  小潔拿著布偶與媽媽玩你丟我撿的遊戲,剛開始小潔站著用手像投球般,將布偶丟向媽媽,但丟了幾次,小潔開始覺得這樣中規中矩丟頗無聊,因而背對著媽媽,有些遲疑,從胯下將布偶丟給媽媽,媽媽眉頭皺了一下,心想孩子怎麼這樣丟球,但因我在旁邊,媽媽也就忍住不發一語,接著,小潔將不倒翁搬過來,平躺在不倒翁上且努力維持平衡,並嘗試用手將布偶丟給媽媽,此時,媽媽瞳孔放大,嘴巴微張,很想說出:「小心一點」,但在一旁的我則說:「哇!你努力維持平衡,不讓自己掉下去」,媽媽才勉強緊閉雙唇,接住小潔丟過來的布偶。   多數家長與小潔媽媽一樣,當孩子行為不符合她的期待時,就習慣予以糾正,或當孩子做出一些大人認為危險的行為時,就習慣口頭予以提醒,但通常隨著孩子年齡愈來愈大,能力愈來愈好時,就愈不能體會父母的用心良苦,甚至覺得爸媽很囉唆,因而親子關係漸行漸遠。   那家長可以怎麼做?教養出自信又負責的孩子。   我們可借助阿德勒「課題分離」觀點來思考家長何時應介入孩子的行為?何時尊重孩子的決定?基本上,與孩子本身有關,後果需由孩子自己承擔的事物,在「不傷害別人、傷害自己及破壞物品」的原則上,就由孩子自己決定,孩子想用不同方式丟布偶,就由他決定,家長若能從欣賞的角度來看待孩子行為,或許孩子會創造出許多你想像不到的創意。   那什麼時候需介入孩子的行為呢?當孩子干涉到別人的自由,如孩子希望媽媽與他一起玩丟玩偶遊戲,但媽媽上了一天班,非常疲累,沒有力氣與孩子玩,媽媽就可拒絕,即使孩子以哭鬧方式希望媽媽妥協。   這過程讓孩子學習我們只能掌控自己的腦袋、心智與行為,但我們不能去宰制別人,如此,孩子一定可養成做決定時深思熟慮,因他需為後果負責,不能將自己決定歸咎於他人,同時,也會學習尊重他人的決定,不會認為別人不答應自己的要求是自己不好。   孩子有處理問題的能力,家長試著用開放的態度,讓孩子從中學習負責並獲得成就感,自信與責任就在嘗試過程中逐漸養成。

炸彈寶物

從顱顏寶貝一出生,爸媽與寶貝們除要面對周圍親友的關愛壓力、自我心理調適之外,還要面臨一連串的醫療手術歷程,這些對他們來說,更是一道道身心煎熬的關卡。而如何將這些難關,變成顱顏家庭的寶物、變成滋養寶貝們自信的養分,是顱顏家庭的共同功課。 恐怖怪獸來了~ 「植骨手術」對9歲的小茹來說,是像隻恐怖的大怪獸!這個未知的大怪獸,讓她擔心手術後的疼痛、擔心手術是否會留很多血?是不是會死掉?因為未知,所以這個大怪獸隨著時間的接近、隨著害怕的想像,變得越來越巨大,讓小茹只要一聽到醫院、手術這些關鍵字,就會恐懼的大哭。 為了幫助像小茹一樣害怕手術的顱顏寶貝,基金會每一年都會舉辦植骨術前的團體課程,我們要讓像小茹一樣需動手術的顱顏孩子們知道: ◎相信自己   手術會痛、會流血,但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挺得過! ◎自己並不孤單   手術必須自己面對,無人可替代,但自己不孤單,有一樣要手術的小戰友,有愛你的爸媽、手足照顧你,還有同學、師長、親友的加油及祝福。 ◎我是自己身體的主人   手術後的傷口清理,除了爸媽照顧外,自己更是自己身體的主人,可以學習照顧自己,因為哪個部位疼痛?只有自己最清楚需要用什麼力道來清潔傷口。 動完手術的小茹,認真學習護理師教導的傷口清潔步驟,出院後變身成為小小護理師,自己清潔傷口。小茹做到了,而且做得比媽媽還要好,這讓小茹十分有成就感。將來面對人生不同的挑戰困難時,也能更有自信迎戰,植骨手術的經驗變成她生命裡珍貴的養分! 親愛的顱顏父母們,寶貝們需要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手術,我們肯定心疼難過。但我們要知道,父母無法照顧孩子一輩子,如何讓生命的難關變成上天的禮物,讓孩子積極正向面對必須經歷的關卡,在在都考驗著大人的智慧。但,只要爸媽給予具體鼓勵並相信孩子可以做到,就可以幫助孩子建立自信,「自信心」是成長路上擊敗挫折困難的寶劍,也是孩子邁向獨立自主的珍貴助力。

用心灌溉 顱顏無礙

2017年因為有您的陪伴與支持,讓我們守護顱顏患者的行動,穩健踏實的又往前邁進了一步!真心感謝每一位慷慨解囊的捐款人,每筆捐款不論金額多少,都是對基金會的肯定與支持!2017年在您的支持協助下,我們完成了以下任務: 若沒有您的支持,我們無法完成這些任務,就如同基金會創辦人羅慧夫醫師2017年榮獲總統文化獎—人道奉獻獎的得獎感言說的:「這項殊榮事實上是屬於你們的,因為任何一個人無法獨立完成任何事情。……各位只要對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就都是人道主義者。……我真的是個蒙福的人,我從心底謝謝你們!」對基金會來說,每一位捐款人也都是人道奉獻獎的得主,因為您伸出的援手,讓我們得以協助顱顏患者獲得良好的醫療照護與心理社會適應。因為您,我們成為一個蒙福的基金會,真心誠意打從心底謝謝您! 新的一年,也請與我們一同守護顱顏患者,一起成為蒙福的助人夥伴!

手術的決定

  早在小勳準備上國中時,媽媽就一直說服小勳進行外耳重建手術,但當時的小勳怕痛,媽媽也無法強求。   一直到小勳19歲,因工作環境吵雜,經常聽不清楚老闆交代之事,重複詢問,老闆顯得不耐煩,小勳才燃起接受手術的念頭。   排定手術後,小勳媽媽才與我聯絡,當時,我明白告訴小勳外耳重建手術只能改變耳朵的外觀,無法改善聽力,且取肋骨處的傷口很痛,請小勳想清楚,最後小勳仍選擇接受手術。   術後,怕麻煩及怕痛的小勳,耐住性子讓媽媽清潔傷口,即便在意的聽力並未改善,對自己重建後的耳朵打了滿分十分。 該怎麼決定對孩子是最好的?   我們從個體心理學家阿德勒所提出「課題分離」的概念來思考,先分辨「這是誰的課題?」,也就是「因為這個決定所帶來的後果,最後由誰承受?」從阿德勒的解釋,身體是孩子的,做與不做手術的結果是孩子自己要承擔,理所當然他有權為自己身體表達想法、意見及做決定。停頓於此,我想很多家長會提出很多不同的想法,如「孩子還小,經歷還不夠,無法做周全的決定」、「我這樣做是為了他好,否則日後他會後悔」、「父母對於孩子做手術這件事,理所當然要負起責任」等等…     服務顱顏患者二十年,同時也是媽媽的角色,我能感受顱顏父母為孩子著想,希望提供孩子最好選擇的用心良苦。但阿德勒課題分離並非意味著父母就袖手旁觀,放任孩子做決定,而是希望父母能在一個互信的基礎上,從旁來守護孩子,尊重孩子的決定,適時提供所需資訊、建議,讓孩子感受你願意給予支持,隨時準備好提供協助。 那父母協助孩子做手術決定時,需考量什麼?怎麼做? 手術的必要性及時間性   該手術是否為必要無可取代,如果沒有做會影響其身體功能且錯失某個時間點,日後再做的效果就大打折扣,如唇裂修補、顎裂修補、牙床植骨手術,那就沒有做與不做的問題,而是如何為孩子進行術前心理建設?協助孩子化解擔心、疑雲,給予力量、勇氣,面對手術的挑戰。   如果手術目的是為了外觀而非器官功能,且手術年齡對結果影響不大,如外耳重建、唇鼻美容手術等,再確認孩子是瞭解相關資訊,所做的深思熟慮決定,我就會尊重孩子,讓他自己決定是否做?或何時做?因身體畢竟是孩子自己的,我相信他會為自己做最佳的選擇。 孩子的年齡、能力   到底孩子幾歲?可讓其自己決定是否手術,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每個孩子所具備能力、特質不同。根據皮亞傑認知發展,七至十一歲兒童(具體運思期)能將邏輯思考的歷程,應用於解決具體的問題。因而這個年紀的孩子在聽完醫師、父母說明手術目的、過程及相關資訊後是具備決定手術能力。那六歲以前的孩子就有賴家長幫其做決定,但希望家長為孩子做決定時,能客觀從孩子的角度思考,同時評估孩子術後配合相關護理與照顧的意願。   孩子是父母心頭的一塊肉,父母總是希望孩子盡早手術,避免日後遭嘲笑影響心理的想法。但曾經有一位四十歲的唇顎裂患者分享,他小時候怕看牙醫,卻被五花大綁架到診療椅強行完成治療,當時,他不認為父母是為他好,而是讓他受罪,強迫他做不願意的事,因而憤怒,不願意接受後續必要的治療。這個案例是想告訴大家,以威權方式強迫孩子做其不願意的事,可能適得其反,家長在決定讓孩子做手術前絕對要與孩子充分溝通。

當你必須在正確與善良之間做選擇時,選擇善良。─奇蹟男孩

去年底,有這樣一部電影:一個孩子因為外觀而遭受異樣眼光,裡頭的小主角奧吉,他是這樣描述自己:「無論你的腦中是如何想像,我的樣子恐怕都比你想像的糟的多。」 「哼!是能有多糟?」好歹我也是顱顏基金會的社工,什麼症狀的臉沒見過?好吧,看了電影後,發現他還真的沒吹牛,是個從死神手中搶回來的孩子。 ▲劇照截自網路 奧吉天生有著殘缺,但他的智力完全正常,甚至可能稍優於同齡;這樣的孩子,看到他人對自己那些害怕的,排斥的,厭惡的眼光,都是一點一點侵蝕了他心中柔軟的地方。所以奧吉在得到了一個太空人頭盔後,只要外出一定要牢牢戴著它,因為做一個特立獨行的小太空人,比做一個光臉就可以嚇哭別人的小孩,要來得好太多了。 戴著頭盔在外面玩,讓他能像一般小孩一樣地享受公園裡的遊樂器材,我不禁很想看看,在頭盔下面,他是什麼樣的表情?會是像他的動作一樣,輕鬆而自在?還是,也會避開與別人目光的交會?又或許,是酸酸的,自憐的,好像差一點點就能鬆開別人異樣眼光的?這讓我好奇,也同樣讓我心酸。 ▲劇照截自網路 這樣的心酸,隨著奧吉一次又一次征服了關卡,愈沖愈淡。與朋友握手言和;在河邊欣賞勝利的餘輝;以及最令我感動的,在如雷的掌聲下,上台接受全校的表揚。他不再是被囚禁於自己頭盔中的太空人,而是放開了自己,放鬆了自己,真正徜徉於天地之中的孩子。 這篇畢竟不是詳細的影評,奧吉與其他人的故事,就留給讀者們自己去看電影或是讀小說。我認為故事最吸引人的地方,是看著這個家庭正視這個挑戰,勇敢面對。當然這不是那種一帆風順的童話故事,每個人在不同的場所都付出了努力,當然也都遇到了挫折,可喜的是,他們任何一個都沒有被打倒。 ▲劇照截自網路 本片的兒童們,不論是奧吉這一家的或是學校裡的,也都不是童話裡的那種,他們有血有肉,會自己決定要做什麼,也會做出暖人舉動或是犯下糟糕的錯誤。孩子,畢竟一開始都是自我中心的,但是一個健康的環境會教導他,讓他慢慢地能同理別人的感受,就像奧吉的姐姐薇亞在他鬧脾氣的時候說了:「這個世界不是繞著你轉的,不是只有你才會遇到爛事。」 每個孩子都覺得自己是太陽,其他行星都圍著他轉,但他遲早會知道不是這樣的;而也當孩子不把自己做為世界的中心時,他也才踏出了真正成長的第一步。學會了這一點的奧吉,即使得到了全校,甚至全社區的掌聲,他也不會成為一個自我中心的巨嬰;即使他未來遇到了必須在正確與善良之間做選擇的情況,我相信他會選擇善良。

不要怕得到愛

我是洪子涵,單側唇裂,目前就讀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四年級。 單側唇裂其實真的不是很嚴重,謝謝陳昱瑞醫師以及整個顱顏中心團隊的努力。我的外表不仔細看,外人還真的不會察覺有什麼不同。只是在矯正過後,唯一明顯的是我缺一顆牙。當我笑得燦爛,牙齒的縫隙彷彿也射出一道光。 曾經有朋友開玩笑說我是缺牙妹,你們覺得我會怎麼反應呢?難過或者生氣?不,我都沒有,我反而笑回去!! 在我朋友的手機中留下了右圖這張照片,不覺得這張照片看起來很有喜感嗎?從此之後這張照片就變成貼圖拿來互相笑對方。 為什麼我不在意?因為我接納我身體的每一個部分,我喜歡父母送給我的每一個細胞,所以我才能不自卑。 你們也可以問問自己,自己喜不喜歡自己呢?當自己可以喜歡的話,不用刻意遮掩,展露出你的笑容就是最漂亮的了。 我希望閱讀這篇文章的每一個人都能「樂於給予,樂於得到」。謝謝我的父母以及身旁的每一個人給我好多好多的愛,讓我充滿能量去付出。 如果您是家長,當您給您的小孩越多愛時,便是給他們一種能力,示範如何愛人;而顱顏的孩子們,我想告訴你們,當你接受到越多愛,你更能知道如何去把愛散播出去。 我從家人接受到的愛,我用參加大大小小的營隊及活動,把我的能量傳遞給下一個人。而藉由這篇文章我想邀請所有家庭,讓我們一起散播歡樂散播愛,讓這個世界充滿愛吧!大方的接受他人給予您的愛,並樂於分享給身邊的每一個人吧!

蛀牙治療歷險記

車子剛駛近家門口,看見奶奶正開心的與我揮揮手,奶奶在一旁正呼叫著:「秀秀,有阿姨來看你了。」秀秀從客廳走出來一臉疑惑,心想:「怎麼會有阿姨來找我呢?」 秀秀就讀幼兒園大班,長得很可愛,家人把秀秀的疤痕照顧得很好,看不出手術有在她臉上留下痕跡。奶奶說秀秀嘴巴裡有許多蛀牙,以前到牙醫診所看診時,非得一群人壓制她才能順利就診,但有時候秀秀的激烈反抗讓奶奶束手無策,至今仍有許多蛀牙未處理。 開始家訪後,會與秀秀一起討論喜歡吃的食物、顏色以及在學校的生活狀況等等方式建立關係,再慢慢向她說明牙齒保健的重要性。我觀察到秀秀其實是個愛笑、細心又體貼的孩子,或許是多次家訪都圍繞在口腔清潔,察覺到秀秀對於我來家訪有些壓力,心想,為了讓她可以順利地看牙齒,必須要先改變家訪的模式,便開始透過桌遊、繪本降低她的壓力,再一一詢問有關口腔問題,改變家訪模式後漸漸發現到秀秀對我的到來充滿期待。 幾次家訪後與奶奶討論秀秀後續蛀牙處理,決定帶她到牙醫門診就醫,第一次陪同秀秀看診時,我帶著一隻勇氣小熊前來門診,將勇氣小熊在看診時的勇敢事蹟告訴了她,並把勇氣小熊送秀秀,希望她能跟小熊一樣,勇敢地解決蛀牙蟲。 看診前,透過繪本、影片(如佩佩豬看牙記)等方式讓秀秀可以降低對看牙齒的緊張感,上了診療台的秀秀,看她緊緊的抱著小熊,眼角泛著淚水,過程中為了讓她可以轉移注意力,不斷的肯定、鼓勵她,也告訴她小熊正偷偷的告訴妳:「秀秀,加油,讓牙醫師弄完我們就可以回學校上課了」。秀秀也很棒、很忍耐的完成治療,這次的治療也不需要很多人壓著她,可以很勇敢的完成。 看完牙齒後,我讓秀秀回想就診的過程,秀秀說小熊的勇敢帶給了她滿滿的勇氣,也聽見了小熊對她所說的話,讓她可以順利的完成治療。 像秀秀這樣的隔代家庭,想帶孩子到牙醫就診,但孩子哭鬧、抗拒讓爺爺奶奶十分頭疼。只能眼睜睜讓蛀牙越來越嚴重。受爺爺奶奶的任務委託,讓我們開啟家訪之路,順利帶秀秀看牙醫,灌輸其關於潔淨口腔的觀念,讓秀秀養成好習性,為自己的牙齒負起責任,更為往後的植骨手術做準備!

有快樂的媽媽 才有快樂的孩子

「生到小耳症的孩子,一定是我上輩子做了不好的事,才害他變這樣。」小嘉媽媽流著滿懷愧疚的淚,自責的說。 在新手父母團體課程中,聽著志工分享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小嘉媽媽覺得自己的傷痛被理解了,也開始慢慢釋懷並反思:「我們是否要讓別人的想法影響生活,讓自己跟孩子不快樂,這樣好嗎?」 接著,在中部親職教養團體第三堂課程後,小嘉媽媽特地留下來告訴社工:「老師跟社工教的方法,回去照著做,真的有令人驚喜的效果耶!」 原來,在面對兩個小孩爭寵、老大也頻頻出現令人困擾的行為問題,這都讓身為母親的她十分頭疼。而老師在課堂上教導給父母親,如何面對孩子不適當的行為,進一步檢視其背後可能的動機及處理原則等,這些親子教育的撇步都讓父母親受益良多。社工也請小嘉媽媽針對每個孩子都給予甜蜜獨處的30分鐘,讓兩個孩子都能深刻感受到被愛。現在,哥哥是愛護小嘉的貼心小幫手,母子關係更親密,因為解決困擾已久的問題,小嘉媽媽高興地說:「我現在是一個快樂的媽媽!」 在團體課程結束後,小嘉媽媽更是興奮的來電跟我們說:「最近將學到的親子教育知識分享給週遭的媽媽們,跟她們說當孩子出現問題行為時,要先了解孩子是擔心害怕?或是想吸引大人注意?還是有其他因素? 」這熱忱的分享,不僅解決朋友的親子困擾問題,也讓被校方疑似過動的孩子,被媽媽理解後快樂上學。所以現在小嘉媽媽除了是一個快樂的媽媽,也是一個有成就感快樂的助人者! 加油!當個快樂輕鬆的父母,與孩子一起重拾笑容!

menu
Clos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X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