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著妳一起勇敢

安妮是我們家的第一個孩子,懷孕階段,我和先生總是坐在沙發上,隔著肚皮對安妮說話,希望她是個身心健康的開心寶貝;也幻想著孩子出生後將經歷的各種喜悅,我們滿心期待女兒的出生。
 
出生那天,看到安妮的那一刻,夫妻倆都說不出話來,不是因為感動,而是嚇壞了。她罹患唇腭裂,裂縫從鼻腔延伸到嘴唇,兩道裂痕深深地烙印在我腦海裡,我甚至一直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會生下這樣的孩子?從女兒出生的那天起,我和先生的臉上再也沒有笑容。
 
 
偶然的某一天,友人聯繫我,說有一個基金會可以協助像我女兒這樣的唇腭裂患者進行手術,而且不需要費用,都是由基金會負擔。我和先生毫不遲疑馬上帶著女兒到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基金會的社工和醫師都非常專業和友善,我們依照基金會的安排,很順利的完成唇裂、腭裂和植骨手術。
 
我們原本以為,動完手術之後所有問題就可以解決了;然而,手術留下的痕跡與口齒不清,讓女兒在校園遭受了霸凌。安妮只要每次回家坐在客廳悶不吭聲,我和先生就知道她在學校又被欺負了。女兒學校表現每況愈下,常常哭著說課堂上團體分組,全班沒有人要跟她同一組,只因為自己是唇腭裂。面對同學的排擠、霸凌,女兒開始拒絕去學校。
 
我來到上帝面前禱告,賜我勇氣,去接受女兒是唇腭裂的事實;賜我智慧,帶領女兒接受她的不完美。
 
某天女兒放學回家,我將她叫到房裡,握著她的手,「親愛的安妮,唇腭裂並不可恥。妳必須證明給大家看,唇腭裂的孩子也可以很堅強,唇腭裂的孩子也可以有夢想。」說完,女兒緊擁著我,我們都哭了。
 
接著,我親自到安妮學校,向班上同學介紹唇腭裂是什麼,同學也漸漸接受安妮。慢慢的,安妮改變了,她變得更有自信,活躍於學校活動,並找到自己的興趣─舞蹈。當然,校園霸凌並未完全平息,但安妮已變得更有自信去看待一切不公義的事。
 
 
我想要對同有唇腭裂孩子的家長說,要有一個身心健康的孩子,必須先有一對身心健康的爸媽,爸媽必須先接受孩子、真心的愛他、祝福他,孩子將因父母心態的改變而更有力量。千萬不要因為自己的孩子不一樣而感到羞愧,因為每個孩子都是最棒的個體,都是獨一無二的生命。
menu
Clos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X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